玲珑网
A-A+

沉香的近似木材——鳄鱼木

2011年05月30日 沉香鉴别 沉香的近似木材——鳄鱼木已关闭评论
玲珑网

11月初,和朋友一起到了印尼的苏腊巴亚(华人叫泗水),这里的台湾朋友到机场迎接,一路上感觉泗水机场路两边的风景简直可以用”如画“来形容,芳草茵茵,树影婆娑。进到市区就更为惊讶了,原来风景与机场路没有太大分别,不禁感叹上天对这里的厚爱。

朋友老梁家在一个大的住宅区,这里分几个别墅区,分别是不同的地产公司的项目,但风格十分协调,应该可以看作是国内所说的”高尚社区“吧。

车子直接停进车库,没下车,木质结构的后院立即抓住了我的视线,在北京上海也有这样的结构,但怎么就不觉得有这样的效果呢?原来是地上的花草、错落有致的椰子树和棕榈树起到了关键的效果。

心底下还持续着感叹,梁太太已迎了出来,寒暄后坐定,上好的台湾茶的清香已经飘了过来。梁先生的客厅朝向东边,采光虽不是分充足,但也算明亮,梁太太介绍说这样的三层(地上2层地下一层)别墅,在这边只需要10万美金,什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点钱在北京市区连个鸽子窝都买不了啊。

梁先生来叫我们进书房了,还没坐定,茶香伴着梁太太柔柔的脚步声跟随而至。可这次她放下茶就微笑着出去了。”素质太太“也许就是指能在丈夫的朋友进入书房后即时淡出的女人吧。

书房同样是协调的木元素风格,基本是印尼及菲律宾的热带橡木,靠墙的一个大展示架就是这样的木头制成的,跟背景的石砖墙反差得恰好。架子上摆了不少木块,我看了几眼就跟梁先谈了谈了起来,说道梁先的营生,他说主要是水产,包括海龙、海参等等,另外也做些木头生意。

鳄鱼木

鳄鱼木

我顺口就说看看他收藏的沉香,他迟疑了一秒钟,眼神转向了背景墙木架上的那些木块,我也顿住了,难道这些就是.......。果然,梁先开口了:”你们先看下,我还有别的一些”。我走过去仔细看了两块,花纹不可谓不漂亮,“手头”不可谓不重,最重要是用鼻子一闻,居然还有淡淡的木香(香味发苦),尽管如此,我们很快就有了结论——鳄鱼木,这时东南亚许多国家都有的一种木头,树种跟沉香不同,但截下一个局部跟沉香块竟如此的貌似,上天造物弄人啊!梁先察觉了木头不对,为了不太尴尬,他赶忙从书柜中拿出一个小塑料密封袋,里面有一小块木头,接过来还未打开,我们也立即有了定论——沉香。这是他的一个新加坡朋友送给他的样本,本质中等,属于东马料,油色不重,但有淡淡的乳香,这种料并不是十分难得一见,因此聊了几句就换给了梁先,继而话题又转到了那一大堆鳄鱼木上来,他说前一阶段一个新加坡朋友让他收购沉香,他的工人到丛林里找了一堆料回来,他看了很不确定,发了照片过去,又打电话向朋友讲了木块的细部调整以求证,朋友说没问题。结果.......好在是自己的工人收的料,成本要比从别人手上收的要低不少。

看样子今天我们到泗水是注定为了看外景而来的,刚在院子里照了几张热带植被像,天上突然下起雨来,梁先跑去帮太太和菲佣收衣服了,我们也彻底放下了来时的心绪,一心观景了。

走之前,梁先又带我们去看了他的水产仓库,海参大的吓人,居然有一斤两头的,而且肉厚,品种有七八种,主要销往新加坡,据说销量还蛮好的。

一小时后再次来到泗水机场,不知为什么回来的机场路上竟没有了来时的兴趣,心里惦记的怎么又是那鳄鱼木。难道梁先真的分辨不出?难道是他的新加坡朋友想收去到市场上“乱真”?那我们能不能收上一块回去做反面教材呢?

带着问号,我们握手道别,别了热情好客的梁先;别了,泗水;别了,鳄鱼木。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广州沉香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