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网
A-A+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2011年08月23日 闻香悟道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已关闭评论
玲珑网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每逢读到那些描写情景很美的古诗,总会不自觉地幻想起古人下笔时感受到的境景,象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简单的文字就勾划出一个漫妙的情形,仿佛也感受到了那一缕的轻香飘过,飘渺的香烟中若现黄昏,那种感觉实在无法用文字准确地表达,美妙尽在不言中。

笔者爱香,喜欢香带给的各种体验,品香如品茶,同样可以带出人生百味的体现。

在自古以来,焚香、敬香、咏香、赞香、造香,几乎成了精神寄托、高洁情操、美好情性、儒雅情趣的象征和代名词。香被“雅化”具有了高洁的品质。自古爱香者,喜欢以香命名,如“香雪斋”、“香雪馆”、“香草堂”、“香饮楼”、“香韵”、“香海集”、“香山诗稿”、“香草堂诗草”……。香者,芳也、美也。更有爱香者的诗词如黄庭坚称友人与他“天资喜文字,如我有香癖”;唐代诗人罗隐在《咏香》中写道:“怜君亦是无端物,贪伴馨香忘却身。”朱德总司令称“兰为王者香”,说的是花香;而香中珍品如龙涎、龙脑、沉香、檀香、麝香诸香中,沉香名列榜首。洪刍的《香谱》列举了龙脑香、沉水香、郁金香等43个“香之品”,范成大的《桂海香志》,叶廷王圭的《名香谱》,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载的动植物香料名目数以百计。

香,对于幽闲者焚之可清心悦神;对于恬雅者焚之可畅怀舒啸;对于温润者焚之可辟睡魔;对于佳丽者焚之可熏衣热意;对于蕴藉者可醉筵醒客;而对于高尚者,可以祛邪辟秽。至于香的礼节,更多具精神的、文化的内涵,颇有君子之风范,例如三浴三熏、心香虔诚便是最好的证明。“敬神”如是,“敬人”亦如是。柳宗元得韩愈的诗,先以蔷薇露洗手,熏之以玉蕤香,然后再读韩诗。

文人雅士对香的钟情,不止于对物质“香”的讴歌,更不止于对爱人“肉香”的饥渴,也有对皇陵精魂之哀、对家国兴亡之慨。南宋王沂孙的《花外集》,借“香”喻情,抒发的是忧国忧民之情,以至传为佳作、佳话。明代屠隆认为“沉香出于天然,其幽雅冲淡,自有一种不可形容之妙。若修合之香,既出人为,就觉浓艳……”;李清照写焚沉香之景、之感受是“沉香烟断玉炉寒,伴我清怀如水”;黄庭坚则写道:“百炼香螺沉水,宝熏近出江南”,赞美的都是沉香。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广州沉香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