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网
A-A+

直击偷渡客抢滩-砍光香港沉香树

2011年07月20日 沉香新闻 直击偷渡客抢滩-砍光香港沉香树已关闭评论
玲珑网

国内暴发户沉迷燃点沉香,一小块香木动辄过百万。沉香木在国内早已被斩得一乾二淨,整个中国,就只剩下香港还有一批野生的。利之所在,偷渡客乘搭快艇,带齐斧头和锯,每星期都在西贡一带抢滩登陆,大肆斩伐沉香树。记者在树林中昼夜埋伏,最终发现斩树党踪影,并拍下他们掠夺的罪证。本刊更走访粤西茂名一带,直捣这批斩树党的老巢。

记者带同警员折回现场,希望捉获斩树党,无奈他们极熟野外环境,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警员搜索整天全无结果。

记者带同警员折回现场,希望捉获斩树党,无奈他们极熟野外环境,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警员搜索整天全无结果。

所谓沉香,是指沉香树的树木受外来创伤后,结痂处因真菌感染及与分泌出的树脂所结合,经长年累月积聚,结痂处便成为沉香,加以熏烤之后,就会释出独特的香味。随着国内近年「养生」热潮,沉香和红酒,同时成为有钱人趋之若鹜的玩意,一块手掌大小的顶级沉香木,价值分分钟过百万。狂热之下,国内以至越南的沉香,都被砍伐殆尽,中国更将沉香树列为濒危植物,斩树者最少监禁七年。利之所在,国内沉香商人,便将眼光聚焦在香港西贡沿岸的野生沉香树。

西贡沦为重灾区
由于地理关係,西贡大浪湾一带的山头,长满了五、六十年以上的沉香树,国内斩树兵团在深圳南澳出发,乘快艇一批批在西贡抢滩,疯狂砍伐这一带的沉香树。这些斩树党极具效率,首先有先头部队入境踩线,在西贡一带登岸,以数日时间在树林中穿梭,当找到成熟的沉香树,便在树上划上记号。其后,另一队「刀手」再潜入境,将目标沉香木斩成一段段后,以快艇火速运回国内。由于现场环境树林茂密,斩树党又神出鬼没,香港「娇生惯养」的巡逻警察自然连衫尾都碰不到,只能眼白白看着香港野生沉香树被破坏。大浪村原居民吴国安向本刊表示,村民自上年年头已发现斩树党踪影,而他亦曾与斩树党碰个正着,「两星期前,我响村后面行山,见到三个后生仔着浅灰恤衫,一个攞住开山刀,一个攞住把锯,好彩,佢哋一见我就掉头走,如果佢哋狼死啲,冲埋嚟我都唔知点算……」阿国虽然频呼好彩,说执番条命,但村附近的十几棵沉香树却遭逢劫难,「我见其中一个拐吓拐吓咁走,可能斩树时整亲,我报警个几钟后,警察先到现场,结果人就搵唔番,淨係见到好多沉香树俾佢哋拦腰锯断,估唔到效率咁高。」

偷渡到香港砍沉香的路线

偷渡到香港砍沉香的路线


「盗香」路线图

发现隐蔽蛇窦
为追查蛇踪,记者上週二花了三小时行山路,才到达西贡大浪湾沉香树林区。根据阿国提供的资料,记者尝试到赤径码头附近的山头找寻斩树党,其间记者要用双手拨开密麻麻的树枝及杂草才可前行,手脚亦因此满布伤痕。卒在一处隐蔽山坡旁,见到一个用石块堆成的炉灶,灶上还摆放了煮食器皿,从器皿的数量看,约可供五至六人使用,由于该处山路非正式行山径,煮食器具应是内地斩树党所遗下。沿山路至大浪村的路程,都可找到被斩伐的沉香树。大浪村兴记士多老闆陈生透露,在这一带活跃的斩树党,差不多相隔几日便来斩树,「我依家成日都听到斩树声,报警后,差人三个钟后至到,所以一直未见过拉到人,阿sir话人手唔够噃。」「班斩树党好多时为咗方便,连沉香树附近其他嘅树都斩埋,我依家怕雨季时会山泥倾泻,上星期唔见佢哋出现,今个礼拜佢哋多数会嚟……」

「盗香」三人组
至上週三早上约十一时,有村民通知记者,说在大浪村的林屋围,有人听到砍伐树木的声音。记者便即到上址察看,初时未有任何发现,顺山势再走了约廿分钟后,便隐约听到斩树声,再步入密林内,斩树声及树干倒下声变得清楚及响亮。记者俯身放慢脚步前行,避免踩到地上枯叶惊动斩树党。缓慢推进了四十多米,终于发现斩树党踪影。他们一共有三人,一名戴帽及穿浅灰色恤衫的男子,灵活地爬上树干,以四呎长的锯来锯动树枝,另一同党则正用斧头勐噼另一棵沉香树。第三个手执三呎开山刀的,在树林中找寻其他沉香树,记者与他们最近的距离约七呎,清楚听到其中一人是操广东话,另外两人则是闽南口音。其后,记者不小心踩到地上树枝发出声响,与其中一名偷渡客两眼对望,对方提起斧头似有所动作,记者只好夺路而逃。由于该处电话讯号网络覆盖不到,最后要折返大浪村才可报警,适值当日有大批机动部队警员在赤径及大浪湾一带的山头巡逻,记者引领警员返回现场时,几名斩树党早已逃去无踪。

警察很难捉到人
上週四,村民又再通知发现斩树党的踪影,记者和警察赶到现场,再度扑个空,而警员陈sir无奈地向记者呻:「大佬!我哋唔够人手,要求出动直升机协助,飞行服务队竟然话呢啲唔係救急扶危,所以唔肯载我哋。要求水警协助我哋喺咸田湾上岸捉人,水警又话怕撞烂隻快艇。就算咁好彩捉到佢哋,我哋都好难举证,好多持双程证入嚟香港,佢话嚟行山,你奈佢唔何,就算见到佢哋锯树,佢哋擅打森林战,我哋只擅长城市战,好难埋到身。」其后数日,警方村巡队,派出三名便衣警员为一小组,乔装行山人士搜索,虽然有所发现,但又因警察对讲机的讯号无法接收。根据指引,探员只能折返通知上司及要求同袍增援,当大批警员向斩树声方向进发,斩树党已闻风先遁,警方最终都是无功而回。

寻找斩树之乡
曾有被捕获的斩树党,向警方承认来自广东茂名电白县,是受僱来港专门斩树,他们一行有十多人,通常从深圳南澳上船,之后在西贡一带上岸,再攀山到大浪村一带山头斩树。为了追寻斩树党的源头,记者来到茂名电白县,假扮沉香买家寻找线索。最终,找到专做沉香生意的刘素芳,她收藏了不少上等沉香待价而沽。阿芳承认附近一带三千多居民都是靠沉香搵食,当她听到记者想购入大量货源后便即放鬆了警戒,更忍不住爆出来港斩沉香树的过程。阿芳的父亲,原来早在数年前已持双程证来西贡大浪湾一带山头斩树,「有亲戚住九龙,最初由亲戚带去西贡搵树,西贡沉香係靓货,日照够长,湿度又适合,加上香港会打风,易令沉香树折枝,引发树干分泌树脂……最正係咁多年未俾人开发过。依家我交晒俾个仔做,而个仔会另请工人去做,我哋好专业化o架。」刘父告诉记者。「香港货靓,其中响西贡嘅收穫,一公斤就卖到十四万,沉香中属第三级,在国内已相当罕有。」刘父表示,他们聘请外省人来香港斩树,人工是每公斤一万元人民币,每次支出都要好几万。

东莞另设门市部
他指出,若刀手被香港警方拘捕,他只会给两万元安家费。「我哋请外省民工做,大约一个星期时间可以有货,若遇上大风浪可能迟少少。南澳坐快艇到蚺蛇湾上岸,班工人会匿响山头煮食及过夜,我哋做一次成本都唔少o 架,要包晒班工人交通来回,人工及食用……」为了拉生意,刘父还自爆几名子女都在东莞经营沉香的批发及零售,着记者可以到东莞选购。「○九年最好搵,每个月营业额有成三百几万,依家多咗同行竞争,不过都仲叫有得搵……我哋搵到钱都唔敢换大屋同靓车,最紧要低调。」刘家的沉香,动辄过十万,就算一条佛手沉香珠链,也要开价二万五千元。刘表示最顶级的沉香,价值过百万甚至上千万,但货源稀有,只有马来西亚的深山树林中,才能找到那些几百年树龄的沉香树。

有钱人豪玩沉香
沉香被人称为「神木舍利」或「香中鑽石」,一直以来,中国的斗茶、品香、插花及挂画是古代文人雅士及皇室贵族的「四般閒事」。到清末,由于战乱及经济环境转差,历代生生不息的「香」火突然熄灭了一百年,至近年国内经济起飞,令沉香这种奢侈玩意又再回复旧观。沉香主要用途是作中药药材、手工艺品及烧香,其中玩得及炒卖得最疯狂的是烧香,沉香原料价近两年以倍数上升,而顶级的棋楠沉香,现时便要每公斤一千万元人民币。

烧香如烧银纸
燃烧沉香来闻的玩意,为何会变成这麽疯狂?说穿了,与内地人豪饮法国红酒来显示地位身价同出一辙,当饮拉菲已变得渐普遍后,国内的暴发户便找寻另一玩意来自显身价,近年便玩起烧沉香来。北京及上海的高级食肆、私人俱乐部及富豪宴会上,必定见到的拉菲红酒外,便是烧沉香,当中烧几克沉香,最低消费便要数万元或以上,几乎与烧银纸无异。由于官场及商界盛行玩沉香,故现时内地流行的送礼或贿赂,都与沉香沾上关係,如近期北京富豪举办的私人派对,到场的达官贵人都会获赠一盒近二万元的线香作为见面礼,交情再深一点,送上的沉香级数自然也提高。据深圳市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韩昌晟表示,就连国内中产也兴起一片沉香热潮,如每当饮宴,各人便自携线香到场烧点及比併当中优劣,再豪华些,就直接烧沉香。「由烧沉香开始,国内玩家甚至连沉香饰物等也不放过,卒之,全国形成一股沉香炒风。」韩昌晟觉得现时国内沉香的炒风已到疯狂的地步。

最后採摘地
由于利之所在,国内盗伐沉香树蔚然成风,甚至吸引越南的斩树党入侵。过去几年,越南斩树党便不时潜入云南西双版纳「盗香」,至今总共拘捕超过四百人,再加上国内的盗香集团,原先在广东、广西及海南一带的野生沉香,至今基本上已绝迹。为求货源,「盗香」集团便南下香港斩伐野生沉香树,以掠夺这块野生沉香树的最后生长地。

沉香小贴士
在香港生长的沉香树属土沉香树(英文名Incense Tree,学名Aquilaria Sinensis),又名牙香树、白木香,树脂带有香气。一般生长海拔四百米以下,属高温多雨,湿润的热带及南亚热带气候的植物,生长环境最好在年平均温度十九至廿五度。幼年生长较慢,十年后渐增快,年平均高度可达九十厘米,最常见于本港村落的风水林。土沉香树若因外来创伤,再经树脂与真菌产生生化效果后,历十数年或以上而形成的「沉香」,则会发出香气。据知沉香香气主要成分来自「沉香脂」或「沉香油」,已知的「沉香脂」就有十多种,由于树种不同,所接受自然环境催化不同,年期长短不同,十多种沉香脂的生长变化也不同,故沉香产生的香气也是变化多端,由云呢拿味,牛奶味甚至蜜糖味等数之不尽,且随燃点时间继续变化,这也是最令焚香玩家们醉心的原因。

货源短缺价格飞升
东南亚及国内,经过长年开採,野生沉香已差不多绝迹,而国内更将沉香树列为国家二级濒危珍稀植物作保护,属限制进出口的物品。供应少,需求大,再加上要真正形成沉香需时经年,高品种的沉香更需上百年时间才能形成,故天然沉香可说是无价宝,故其市场价格近年只升不跌。并非每棵沉香树都能产生沉香,只有当沉香树被虫咬、风吹折枝或人为致伤后,树身便会分泌一种保护性的油脂癒合伤口,而伤口处恰巧遇上一种名为黄绿墨耳真菌的入侵,在真菌与树脂互相抵抗下而产生的生化效果,沉香便告形成。人工合成的沉香需时至少十至廿年,天然沉香则需时更久。沉香之名,因其木入水即沉,故名为沉香。

焚香记

后记
记者埋伏树林直击斩树党,除了面对蚊叮虫咬及山路崎岖之外,最困难是如何靠近斩树党,因他们警觉性高,记者除了要一直沉默行事,连每行一步也要计过,如上空有飞机声时,便快步行多两步。此外,步伐也要与斩树党一致,他们停步记者也停步,才得以逐步靠近。至成功接近他们,记者要屏住呼吸拍摄,但最后斩树党还是发现了,与记者四目交投,另一名斩树党更手持斧头想包抄摄影记者,最后记者只有落荒而逃,至今想起仍心有馀悸。 ####

记者在丛林中搜索,终于发现斩树党的踪影,相中成员腰间挂了一把锯,另他们手持斧头在树上砍伐,直至见到记者在树下拍摄后,即目露凶光并作势欲扑下来。

记者在丛林中搜索,终于发现斩树党的踪影,相中成员腰间挂了一把锯,另他们手持斧头在树上砍伐,直至见到记者在树下拍摄后,即目露凶光并作势欲扑下来。


记者在丛林中搜索,终于发现斩树党的踪影,相中成员腰间挂了一把锯,另他们手持斧头在树上砍伐,直至见到记者在树下拍摄后,即目露凶光并作势欲扑下来。

斩树党身手极其敏捷,由一棵树跳去另一棵树轻而易举,其他同党则在树下把风,或者寻找其他沉香树。

斩树党身手极其敏捷,由一棵树跳去另一棵树轻而易举,其他同党则在树下把风,或者寻找其他沉香树。


斩树党身手极其敏捷,由一棵树跳去另一棵树轻而易举,其他同党则在树下把风,或者寻找其他沉香树。

记者带同警员折回现场,希望捉获斩树党,无奈他们极熟野外环境,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警员搜索整天全无结果。

记者带同警员折回现场,希望捉获斩树党,无奈他们极熟野外环境,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警员搜索整天全无结果。


记者带同警员折回现场,希望捉获斩树党,无奈他们极熟野外环境,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警员搜索整天全无结果。

在广东茂名一带,不少村民都是靠沉香为生,他们亦承认来香港斩树,并向假扮买家的记者展示家中的收藏品。

在广东茂名一带,不少村民都是靠沉香为生,他们亦承认来香港斩树,并向假扮买家的记者展示家中的收藏品。


在广东茂名一带,不少村民都是靠沉香为生,他们亦承认来香港斩树,并向假扮买家的记者展示家中的收藏品。

在西贡赤径密林中,不时都有偷渡客遗留的煮食器皿,他们潜入香港时,都随身携带了食物和大米。

在西贡赤径密林中,不时都有偷渡客遗留的煮食器皿,他们潜入香港时,都随身携带了食物和大米。


在西贡赤径密林中,不时都有偷渡客遗留的煮食器皿,他们潜入香港时,都随身携带了食物和大米。

村民阿国带记者巡视树林,发现接近路边的沉香树几乎都被砍伐过(黄圈),故斩树党才需要爬入更茂密的林区寻找其他沉香树。

村民阿国带记者巡视树林,发现接近路边的沉香树几乎都被砍伐过(黄圈),故斩树党才需要爬入更茂密的林区寻找其他沉香树。


村民阿国带记者巡视树林,发现接近路边的沉香树几乎都被砍伐过(黄圈),故斩树党才需要爬入更茂密的林区寻找其他沉香树。

警方村巡队疲于奔命地在林间搜索,然而始终不及斩树党来去自如,警方发言人表示,他们在本月四日,曾在西贡濠涌成功拘捕四名斩树党,并已提出检控。

警方村巡队疲于奔命地在林间搜索,然而始终不及斩树党来去自如,警方发言人表示,他们在本月四日,曾在西贡濠涌成功拘捕四名斩树党,并已提出检控。


警方村巡队疲于奔命地在林间搜索,然而始终不及斩树党来去自如,警方发言人表示,他们在本月四日,曾在西贡濠涌成功拘捕四名斩树党,并已提出检控。

从事沉香买卖的电白县刘姓村民,展示一把生锈的铁锯,表示几年前曾携此来香港斩树。

从事沉香买卖的电白县刘姓村民,展示一把生锈的铁锯,表示几年前曾携此来香港斩树。


从事沉香买卖的电白县刘姓村民,展示一把生锈的铁锯,表示几年前曾携此来香港斩树。

沉香木送回大陆后,还要经后期加工,削去树干其他部分,剩下树胶凝聚块,便为可焚烧的沉香。

沉香木送回大陆后,还要经后期加工,削去树干其他部分,剩下树胶凝聚块,便为可焚烧的沉香。


沉香木送回大陆后,还要经后期加工,削去树干其他部分,剩下树胶凝聚块,便为可焚烧的沉香。

在东莞卖沉香的刘生给记者看他僱人到香港「取」得的沉香,他还主动问记者要不要落order找人到香港斩沉香树。

在东莞卖沉香的刘生给记者看他僱人到香港「取」得的沉香,他还主动问记者要不要落order找人到香港斩沉香树。


在东莞卖沉香的刘生给记者看他僱人到香港「取」得的沉香,他还主动问记者要不要落order找人到香港斩沉香树。

深圳沉香玩家张宝三示范,宴会中各人将沉香香炉互传来闻香气,每人约索两至三秒时间。

深圳沉香玩家张宝三示范,宴会中各人将沉香香炉互传来闻香气,每人约索两至三秒时间。


深圳沉香玩家张宝三示范,宴会中各人将沉香香炉互传来闻香气,每人约索两至三秒时间。

1 先将压缩炭精烧着,之后将之埋在香炉灰内,让炉灰均匀传热,因沉香在较低的热温中才释放香味。用手感受香炉的温度,觉微热为之适合,因太热令沉香烧焦,太凉,沉香又会释放不到香味。之后在炉灰上开一个小洞,小洞上放上盛载沉香的铜或银器具。

1 先将压缩炭精烧着,之后将之埋在香炉灰内,让炉灰均匀传热,因沉香在较低的热温中才释放香味。用手感受香炉的温度,觉微热为之适合,因太热令沉香烧焦,太凉,沉香又会释放不到香味。之后在炉灰上开一个小洞,小洞上放上盛载沉香的铜或银器具。


1 先将压缩炭精烧着,之后将之埋在香炉灰内,让炉灰均匀传热,因沉香在较低的热温中才释放香味。用手感受香炉的温度,觉微热为之适合,因太热令沉香烧焦,太凉,沉香又会释放不到香味。之后在炉灰上开一个小洞,小洞上放上盛载沉香的铜或银器具。

2 用刀刮出木丝,尽量将木丝片薄,一次放两至三片约女士尾指指甲一半大细的沉香,此分量已足够烧约四十五分钟。之后将香炉放在腰上及胸口以下的位置,香炉与身体约一拳头距离,好使沉香香味适当地传送至鼻孔。

2 用刀刮出木丝,尽量将木丝片薄,一次放两至三片约女士尾指指甲一半大细的沉香,此分量已足够烧约四十五分钟。之后将香炉放在腰上及胸口以下的位置,香炉与身体约一拳头距离,好使沉香香味适当地传送至鼻孔。


2 用刀刮出木丝,尽量将木丝片薄,一次放两至三片约女士尾指指甲一半大细的沉香,此分量已足够烧约四十五分钟。之后将香炉放在腰上及胸口以下的位置,香炉与身体约一拳头距离,好使沉香香味适当地传送至鼻孔。

3 宴会中,每人限闻数秒,之后便传给下一位,烧沉香有分头中尾三段时间,头及中段为之最好闻。

3 宴会中,每人限闻数秒,之后便传给下一位,烧沉香有分头中尾三段时间,头及中段为之最好闻。


3 宴会中,每人限闻数秒,之后便传给下一位,烧沉香有分头中尾三段时间,头及中段为之最好闻。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广州沉香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