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网
A-A+

黑金之殇:云南沉香森林被越南人毁灭性盗伐 猫鼠游戏(图)

2011年05月10日 沉香新闻 黑金之殇:云南沉香森林被越南人毁灭性盗伐 猫鼠游戏(图)已关闭评论
玲珑网

在每天的国际市场报价中,黄金一路走高。在另一个无法提供确切价格的市场里,一个叫“黑金” 的家伙早已开始撑杆跳,价格暴涨了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且后继跳跃能力依然被行内玩家看好。它有一个很多人尚不熟知的名字——沉香。在很多关于野生沉香分布区域的资料中,西双版纳都被忽略,而其他被列入的地方如海南、越南等地的野生沉香已濒临灭绝。不过,从未上榜的西双版纳沉香树,正面临灾难,从 2000年开始,大量越南籍“盗香贼”从边境潜入西双版纳原始森林,开始毁灭性盗伐,十年来因盗伐沉香被遣返或判刑的越籍人员超过400人,大量未被发现的盗香贼尚无法统计。这片被业内人士认为藏有中国最后野生沉香的森林,经过盗香贼10年破坏性盗伐之后,已难觅粗大沉香树。

近期,关于野生沉香价格疯涨的消息不断出现在电视和网络中,这让西双版纳森林公安们感到不安,利益可能驱使新一批盗香贼。在行动中,警方发现了更危险的信号:第一次破获了没有外籍人员参与的沉香盗伐案。

自然生长的沉香树

自然生长的沉香树

“黑金”疯狂

3吨木床 价值5亿

2003 年,北京某拍卖会上,一块4200克的木头拍出500万元;2007年福建莆田一张3吨的木床,据称价值5个亿;不久前央视报道,有种木头的价格是黄金的 40倍,每克超过5000元……这是一种生了病的木头,因颜色黝黑被收藏者称为“黑金”,又因其饱含油脂,放入水中下沉,用火燃烧则香气扑鼻萦绕不散,故得名沉香。

“这几年价格疯涨,特别是今年,顶级沉香价格翻了几番。”近几年一直关注沉香市场的赵先生说,市场上三四级的沉香价格一般在每克300元左右,顶级沉香价格早已超过每克万元,并且难以买到。“以后产量会更少,现在市场上很多是假货。”

对于沉香价格的疯涨,赵先生讲了一个自己的故事,今年3月,赵先生的朋友得到3个沉香疙瘩,两个约20多克,另一个约30几克。当时朋友要价是,小的10万元一个,大的20万元,赵先生嫌贵就没有购买。1个月过去,朋友的大沉香疙瘩以30万元卖出,而小的两个价格也涨到30万元,赵先生更是嫌贵。结果,不久前赵先生再去找那个朋友提出购买沉香,那人不愿卖了。

“价格越涨得厉害,越没有货,大家都想囤着。”赵先生说,多数收藏者都认为好沉香还会涨价。

这种黑色木头,只有了解的人才能发现它散发的金光,对于普通人来说,“黑金”的疯狂涨价似乎与己无关。但是还有一批人,他们不收藏沉香,甚至对沉香的了解甚少,却对电视、网络上关于沉香价格暴涨的消息坐立不安。因为在他们守护的400万亩原始森林里,尚生长着野生沉香树,中国最后的野生沉香可能就在这里。而在此之前,西双版纳森林公安与越南“盗香贼”的斗争已进行了10年。

10年前 内地不知沉香为何物

越南人什么时间盯上版纳这块森林,没人知道准确答案。西双版纳州森林公安局李副局长说,他们最早发现是在1999年,当时有住在保护区附近的村民反映,深山处有被砍倒的大树,从砍树的手法和现场看,不像本地人所为。

“我们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到这么远的地方砍树。”李副局长说,砍树的地方距离保护区边缘最近的处要走8个小时,最让人不解的是,这些人的目标似乎不是木材,被他们砍倒的树截成几段,每一段都有被斧头、撮子掏过的痕迹,地上铺满木屑,没人知道他们从树干中掏走了什么。“当时询问当地老百姓,也没人知道这种树的名字,更不用说用途了。”

森林公安带走证据,经相关部门鉴定,才知这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沉香树。通过砍树的手法和当地人提供的线索,警方断定盗伐者为从中老边境潜入的越南人。

他们的目标是沉香树病变结疤的部分——“黑金”沉香。

由于生长结香周期长,对自然条件要求苛刻,沉香的产量一直很少,市场主要在广东、香港、台湾、东南亚等地区,当时内地很多人尚未听说过沉香,即便是地处边境的西双版纳也没有沉香流通市场。

通过一些关于沉香的资料可以看到,2000年之前,几乎所有描述沉香分布区域的段落里,都没有西双版纳。一位沉浸沉香收藏多年的玩家说,香港野生沉香早已资源枯竭,广东也存量不多,越南沉香也越来越少,业内认为每年的产量不足20公斤。“西双版纳一带有大量原始森林,推测还应有相当数量的野生沉香储量。”

也许正是各种关于野生沉香分布的资料上疏忽了西双版纳,当广东、海南等地沉香濒临灭绝时,西双版纳尚不知道“黑金”为何物。但辽阔密集的原始森林并不能阻挡深山中沉香的“香味”,越南籍“盗香贼”透过边境线看到了这片森林中沉香发出的黑色金光。

2000年之后,越南籍盗伐者大量进入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开始了对沉香毁灭性的盗伐。

毁灭性的盗伐

密林深处被砍倒的沉香树越来越多,越南人盗伐得手后会喊上自己的亲戚、朋友一起前来,如同找到采挖不尽的金矿,不吝于与人分享,更无视浪费和破坏。据了解,几乎因盗采沉香而被抓的越南人全都来自广平省,被他们发现的沉香树无论“香”多或少、有或无,一律砍倒。

天然沉香是树木受伤后形成的特殊性物质

天然沉香是树木受伤后形成的特殊性物质

最初,越南人通过老挝人帮助,带着从越南带来的工具以及大米、油盐等,从中老边境潜入勐腊境内的原始森林,得手后迅速撤离,通过老挝进入越南出售沉香。

2002 年、2003年期间,潜入版纳保护区内盗伐沉香的越南人出现猛增,盗伐也更加猖獗。他们开始“收买”保护区附近的村民,租住他们的房子,常年活动在保护区内。“最多时一个寨子里住了十几个越南人。”一位曾参与办案的森林公安介绍,最初了解到,越南人盗伐沉香时并不敢声张,也没有宣传,生怕本地人知道后也进山砍伐,然后越南人正是利用当地老百姓对沉香的不了解,甚至出钱让老百姓上山帮助他们找沉香树。

越南人发现沉香树之后,会在集市上采购一周甚至几周的口粮,带上工具,在树林里有水的地方搭起窝棚。先把沉香树沿根砍断,然后截成几段,用撮子、斧头和自制小刀挖出沉香。他们不会放过每一个可能挖出沉香的部分,所以现场一般都会发现大量木屑,成块的木头以及被掏成洞的树干。

“这是毁灭性的盗伐,为了一点沉香,一颗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树就被毁了。”李副局长说,甚至有些树并没有结香,也被砍倒。

2005年至2007年,是越南人进入西双版纳盗砍沉香树最严重的时期,盗香者开始出现团伙作案的迹象。

2006 年3月30日,勐腊森林公安分局和勐腊县公安局联合出动警力27名,车辆28台,对居住在勐腊县双凤宾馆、准备再次进山实施盗伐沉香的越南等外籍人员进行抓捕,一次抓获境内外涉案人员24名,其中21人为越南籍,并缴获非法盗采的沉香制品9件共210公斤。这是版纳森林公安一次性缴获沉香,捉获涉案人员最多的一次。而从抓获的嫌疑人口中获知,当时仅在勐腊境内的保护区内就有超过100名越南人从事盗伐沉香活动。

一次次打击行动似乎并没有让越南盗香贼退缩,他们变得更加狡猾,选择更偏远的山林下手,也不再找当地百姓帮忙,为了降低风险,他们甚至形成了盗、运、卖、收一条龙的产业链条。

猫鼠游戏

作案“与时俱进”

“就像一场猫与鼠的游戏。”李副局长说,盗伐沉香的越南人非常狡猾,如果在一个环节栽了几次跟斗,不久他们就会有应对的办法,而森林公安就要制定其他侦破方案。或许仅从这里,就足以看出沉香对这些盗香贼的吸引力。

第一批进入版纳保护区的可能是一帮偷渡者,他们通过老挝进入勐腊。那里与老挝山水相连,西双版纳尚勇保护区和老挝南塔南木哈联合保护区没有任何天然屏障,中间很多便道可以出入。在1999年发现越南人偷渡盗伐沉香之后,西双版纳森林公安联合边防、外管等部门开始在中老边境一带加强警力,严查越南人偷渡进入版纳地区。

偷渡的越南人无法进入版纳,但手持护照的人开始光顾版纳的原始森林了。2002年之后,抓获的越南籍盗香贼多数持有合法护照。

从入境这一环节无法使沉香树免遭毒手,版纳警方开始加紧对入境旅游的越南人实施监控,“他们通常带着自己的工具,比如一边像斧子一边像砍刀的东西,这东西版纳没有。”从缴获的越南人偷伐沉香树的工具看,除了上面所说的这个器具,还有自制刀具、凿子和刀片,一般市场上都无法买到。“只要从行李中查到这些或类似工具,我们就把这些人驱逐出境。”

因工具暴露被驱逐出境的事件发生几次后,这些盗香贼开始琢磨着在版纳境内买工具,找类似的东西代替工具。2005年之后,森林公安缴获的工具中多是斧头、刀等市场上很容易找到的物品。

进了森林就不出来

这些盗香贼为了不被发现,一般会找深山密林的地方下手。他们最初租住保护区边缘地带农民的房子,在森林公安对保护区村寨外来租户突击排查几次之后,这些人转移了据点,到城边的小旅店居住,一次性交一个月的租金,但很少入住。有的甚至带足了米、菜、肉、帐篷等必需品钻进大森林再也不出来,直到这些东西用完。

保护区农民和森林公安多次发现越南人作案后留下的炉灶、窝棚等。办案民警说,这些人专门找没人去过的地方,即使熟悉这片森林的农民,来回一趟也要两天,在超过400万亩的保护区内,很难被发现。

“水,是我们在森林里唯一的线索。”森林公安介绍,任何人进入森林都要选择有水源的地方扎营。

砍、采、运、买一条龙

盗香贼的狡猾远不止这些,他们还会注意中国人的工作制度,“周末或泼水节等民族节日时,都是他们选择作案的好时机。”在版纳森林公安局长期从事宣传工作的常宗波介绍,天气也是他们利用的条件,如果连续几天大雨,就是他们进山的好时期,因为下雨天森林里不会去人,砍树的声音也会被雨声淹没。

并非所有被抓获的越南人都会获刑,多数情节不严重的都被遣返或驱逐出境,譬如被查到携带工具或出没森林但没有证据证明已经砍树的。盗香贼们为了降低自己获刑的风险,在盗伐土沉香过程中进行了分工,有人进山砍树后若干天再有同伙进去采香,这样即使被抓他们也不承认自己砍树。

更让森林公安吃惊的是,这些人甚至形成了砍、采、运、买一条龙的严密组织。他们分工明确,组织者幕后指挥,层层雇佣人员实施沉香的盗伐。他们运送所获沉香的方式也有原来的人工携带变成夹在大批货物中走物流或者邮寄等方式,令森林公安防不胜防。

2006 年,勐腊破获的24人偷盗土沉香案件,就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行为,越南籍的黄泰州为首领,负责组织带领越南小工入境并支付生活费,老挝籍的岩真负责准备作案工具和踩点,并负责用车将越南小工送往林区作案,收购越南小工采集的沉香后,交由中国籍老板娘付某某邮寄给在河口的接货人,然后由黄泰州之妻派人从河口偷运至越南。

他们除了琢磨中国人的工作制度和版纳的天气状况之外,还对中国的法律稍有了解。“我们抓到的越南人中,有的人在自己的贴身衣服上写着‘我懂法律,你们不能打我’、‘你得到工作不容易,不要让我告你’等字样,真让人哭笑不得。”

“游戏”已经进行了10年还没结束,而版纳原始森林内不知多少年才形成的沉香在这10年内遭到了重创,再被问到现在森林的沉香树生长状况时,一民警边摇头边叹息:“大树已经很难找到。”

■新闻助读

啥是沉香

沉香树“受伤”病变的产物,因放入水中下沉而得名,被收藏者认为是最顶级香料的木头。

沉香树受伤后会进行自我保护而分泌油脂,先会在伤口处形成“种子”,被蚂蚁、细菌等侵蚀感染后,种子可能会“蔓延”,这些油脂与木质的混合物,就是大家所说的沉香。并非所有沉香树都能结出沉香,好点的沉香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形成。

为何珍贵

“特级沉香需经过几百年甚至更久才能形成,几个主要生长沉香的地方已经濒临灭绝。”收藏者赵先生认为,沉香的价格暴涨主要因为“物以稀为贵”,其次才是沉香加工后的工艺价值,而沉香作为香料或药材的价值则排在最后。据了解,原始顶级沉香在中国已没有产量,在越南每年也不超过20公斤。

护林困局

抓捕难

盗香贼野外生存能力极强,抓捕时两三人才能制伏一人

来自越南的盗香贼为何屡打不禁,甚至一度出现越来越多的情况?

“太难抓了。”几乎每一个曾参与抓捕越南籍盗伐沉香的民警都不避讳这一点。据了解,这些进入原始森林的越南人就像受过野外训练一样,具有超强的野外生存能力。他们只需大米和油盐等简单生活必须品就能在森林里住上很长时间。

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森林公安甚至难以有和他们打照面的机会,“只要听到响声,他们就会逃跑,有的甚至看见背影还是被他跑掉。”勐腊县一位民警介绍,近几年,这些越南人只要被附近村民遇到,都会第一时间换地点,为此民警多次扑空。

如果没有保护区附近农民的帮助,森林公安想抓到森林里的盗香贼无比困难。民警说,森林附近的村寨都有警方眼线,只要发现可疑人士,就会第一时间通知警方。眼线们多是因为偷猎在森林公安局留有案底的人,最后被发展成护林员或线人,“他们是最熟悉森林的人。”常宗波介绍,森林公安所有关于盗香贼出没保护区的线索都是来自他们,他们会带领民警上山寻路、跟踪、找人、抓人,有时一上山就是几天几夜。如果感觉到人手严重不足,森林公安还会请村民帮助, “每人一天100 元到200元,几乎每一次这样的事情都有村民参与。”

沉香树多生长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要依靠随身携带的刀开路,有时来回一趟要两三天时间。这些越南人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本领,“他们只要看看山形,就能知道哪里有沉香树,并且能找到一条路线过去。”民警说,他们找这些盗香贼则费尽周折,特别是赶上雨季,有时几天衣服都不干,裤子也长期处于潮湿状态,两腿之间摩擦太多,最后裤裆都烂开了。

即使找到盗香贼的活动地点,白天也不能动手,“一有动静就蹿了,很快。”盗香贼在这些原始丛林里来去灵活,民警又不能开枪,一旦打草惊蛇,只能看着他们逃跑。

最好的抓捕时机在夜里。这是盗香贼一天最放松的时候,生火、做饭,然后睡觉。民警和一起上山的村民要提前对窝棚形成包围,然后一起扑上去。

“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没人逃走。”民警说,一般要2到3个人才能保证制伏一个盗香贼。去年,勐腊保护区派出所民警抓获一个越南盗伐沉香团伙,动用催泪瓦斯才制服4名越南人,其中一人还借口系鞋带时差点逃跑。

投入大

抓捕境外盗香贼成本比境内高10倍

即使抓到偷伐者,后继程序也相当麻烦。

先是找翻译。整个版纳也没有专业的越南语翻译,他们只能找曾在越南生活过的版纳人,这样的人,版纳只有2个。“要提前打电话,他们有自己的事情,可能找不到或没时间。”李副局长说,在没找到翻译之前,案情不明确,这些越南人还不能关押。

弄清犯罪事实之后,还要通过外管、越南领事等部门核实这些人的身份,有时候几天都没有结果。

最麻烦的是指认现场。去之前民警要准备好几天的口粮,大米、腊肉、盐巴等,还要带上帐篷、防止蚊虫叮咬的药、防雨防潮的雨布、砍藤用的傣刀,因为这次上山不知道需要几天。砍伐沉香树的现场本就远离保护区边缘,没有现成的路可走,即使越南人曾经走过,一个月过去很多地方都被新藤掩盖,要重新找路。

“在深山老林,他们可能砍了几棵树,要一棵一棵找,很多时候盗香贼也记不清每次作案的地点。”李副局长说。有时遇到需要攀爬的地方,两手被铐的盗香贼无法通过,民警也不敢放开手铐,只能一只手铐着嫌疑人,一只手铐着自己前行。

“资金投入大,人力投入多,成本太高。”李副局长说,森林公安的警力有限,即使得到村民的帮助,在对付分散在茫茫森林里的盗香贼时也显得警力不足。另外,办案资金也是困扰他们的一个重要方面,请村民、找翻译、指认现场等,抓一个外籍盗香贼投入的资金比抓一个本地人多10倍以上。

定性难

沉香价格难以界定,常造成量刑过轻或无法量刑

被抓的越南盗香贼如何定性也是一个难题。最初抓到的越南人,多数因无法给沉香定价而免于刑罚,遣送出境。即使现在,对沉香的价格鉴定依然没有准确的标准,去年越南人黎玉明等三人盗伐沉香5公斤,砍倒3颗沉香树,最后被认定价值为4080元人民币,最终2人获刑4年,1人获刑3年,各罚 2000元。

“他们的投入也不止4080元人民币。”办案民警说,抓获这3人时,山上有他们10顶帐篷,大量的肉类、大米,如果再加上他们的车费等,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沉香没有稳定的价格,在版纳也没有流通市场,无法核定其价值,只能参考嫌疑人的口供。”但这些人只是整个盗伐沉香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也是第一个环节,获利最少,先前的投入也是幕后有人帮助他们安排,他们供出的价格只是沉香非法流通中第一个环节的价格,远远低于其实际价值。

警力不足、破案投入大、犯罪构成定性困难等原因使得众多活动在西双版纳保护区内的越南盗香贼未被发现,即使被抓获也多数遣送出境,少数被判刑的也获刑过轻,对盗香贼起不到震慑作用,有的甚至被遣送后再次设法进入西双版纳到森林深处盗取沉香,形成恶性循环。

“前段时间,我们刚刚驱散了一帮越南人,有几十人。”勐养保护区派出所民警说,后来这些人在边境线发现我们,就没有入境。不久后,央视就报道了沉香疯狂涨价的新闻。

森林公安民警担心,沉香价格暴涨会引来新一批盗香贼铤而走险,而这个消息的传播更是一个危险信号,可能导致国内不法分子盯上这片原始森林。

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今年8月,勐养保护区派出所抓获了一个曾10次进入保护区,盗取24公斤沉香的男子,昆明人。他的幕后老板是广东人,而联系他们认识的则是墨江人。

这是版纳森林公安第一次破获没有外国人参与的盗伐沉香案件

关于沉香盗伐的相关文章:

沉香越炒越贵树苗越种越贱 皆因资金盲目涌入
香港逾百棵土沉香树遭盗伐 警方介入调查(图)
谁来拯救沉香?沉香资源保护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广州沉香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