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网
A-A+

海南沉香的历史

2011年06月25日 香道文化 海南沉香的历史已关闭评论
玲珑网

宋朝名臣,香学大家丁谓所著的沉香必读典籍------《天香传》即是专著论述海南沉香

钦定四库全书 香学典籍《香乘》 开卷(香品随品附事实)即说:香出占城(越南)者,不若真腊(柬埔寨),真腊不若海南黎峒,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沈一片万钱”。

自古以来 王公贵胄、文人仕大夫府上炉中升腾飘逸着的是海南沉香海南沉香是古人闻了千年香气,海南沉香散发着最传统、最正统、最高雅的香味,从其高雅的香味来说,海外沉香是不可比拟的,可谓:海南沉香品质冠绝天下。

国产沉香。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耳香、上沉、白木香、海南沉香、琼(海南)脂、女儿香莞香、岭南沉刀香。 主要分布在海南岛和两广地区。白木香树可产白木香,又叫土沉香,是一种高级香料,又是一种名贵中药材。

据古籍记载,宋、明、清代,源源不断的海南沉香通过各种途径运往内地,当时的海南岛可谓香岛。然而,如今海南白木香却因千年来过度伐木采香而变得十分稀缺,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许多人不知道海南曾经盛产沉香,现在连大部分的海南本地人也不知道沉香为何物。

海南历史上曾以贸香闻名。如约千年以前,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谪居海南时写道:“海南多荒田,俗以贸香为业……民无用物,珍怪是殖。播厥薰木,腐余是穑。”说的是当时海南居民以沉香交易换取生活所需,以及当地居民砍木采香的情景———将香木砍倒,数年腐朽后,所剩不烂的心材就是沉香了。

苏东坡还在他的《沉香山子赋》里点评海南沉香是“金坚玉润,鹤骨龙筋,膏液内足”。

清代,著名诗人屈大均游经海南岛,对海南沉香情有独钟,在《广东新语》中不惜笔墨记录海南采香盛况,并说:“欲求名材香块者,必于海之南也。”明代名医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称:海南沉香,一片万钱,冠绝天下!

据古籍记载,宋、明、清时的海南岛,可谓香岛,源源不断的海南沉香通过各种途径运往内地。 海南香在明清时锐减,到现代几乎濒临灭绝的事实,让人读了心向往之,更是感叹之。

世界上所有沉香产品均来自印度沉香、美洲沉香、马来沉香、野沉香、厚沉香、马来考沉香、土沉香白木香)等8个沉香属树种。其中6种被国际华盛顿公约组织列为濒临绝种植物,加以保护。

宋人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中,将海南土沉香分为蓬莱香、鹧鸪斑香、笺香等。如明代李时珍按药性将沉香分为:沉香、笺香、黄熟三等。还有文说,晚清时,人们按沉香品质和用法将沉香分为黄沉、生结沉等 15种之多。

如今台湾沉香从业者,按沉香结成情况不同,将沉香分6种:沉香木因年代及自然因素,倒伏经风吹雨淋后,剩余不朽之材,为“倒架”;沉香木倒后埋进土中,受微生物分解腐朽,剩余未朽部份,为“土沉”;倒伏后陷埋于沼泽,经生物分解,再从沼泽区捞起者,为“水沉”;为活体树经人工砍伐,置地后经白蚁蛀食,所剩余部份,为“蚁沉”;活树砍伐直接取得沉香者,为“活沉”;树龄十年以下,已稍具香气者,为“白木”。以上6种沉香香味各有不同,土沉味厚醇,倒架味清醇,水沉 味温醇,蚁沉清扬,活沉高亢,白木味清香。

沉香的香味微妙,形状各异,让人捉摸不透。它们的分类及其名字也复杂多变,古今中外,难以统一,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以资料看得越多,越是虚无缥缈。

沉香的香味变幻莫测自然天成,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它是少有的仍无法以人工合成进行复制的自然香。它的珍贵,它的神秘可想而知。

沉香,能沉水者,油脂厚者,为上品。历史上海南出产的沉香集千百年天地之灵气,品质上乘,即使是“至轻薄如纸者,入水亦沉”,而且香气清婉,焚燃少许,芳香便弥漫满室,而且燃到最后,仍没有焦味。所以海南香价“与白金等”“一片万钱”。

宋代之后,史籍笔记对海南特产的记载每每将香类列为首要。可见海南香自朝庭贡品演化为商品、药品之后,名声远播,引发了消费者的钟爱和海内外市场的热切关注。

宋人赵汝适在《诸蕃志》中评价海南土产“沉水、蓬莱诸香,为香谱第一”,“其货多出于黎峒,省民以盐铁鱼米转博,与商贾贸易。”范成大在《桂 (海南新闻网)海虞衡志》中写道:“世皆云二广出香,然广东香乃自舶上来。广右香产海北者亦凡品,惟海南最胜。”

周去非在《岭外代答》一书中分门别类详细介绍海南香的种类、品质和产地:“……出海南黎母山峒中,亦名土沉香,少大块,如附子、如芝菌、如茅竹叶者,皆佳;至轻薄如纸者,入水亦沉。万安军,在岛正东,钟朝阳之气,香尤酝藉清远,如莲花、梅英之类,焚一铢许,氛翳弥室,翻之四面皆香,至煤烬,气不焦,此海南香之辨也。”“蓬莱香出海南,……状类沉香,惟入水则浮,气稍轻清,价亚沉香,刳去背带木者,亦多沉水。”“鹧鸪斑香,亦出海南蓬莱好笺香中,色褐黑而有白斑,点点如鹧鸪臆上毛,气尤清婉。”“笺香出海南者,如猬皮渔蓑之状,……广东舶上生熟速结等香,当在海南笺香之下。”

周去非还特别提到当时海南沉香的交易情形:“(沉香)海南自难得,省民以一牛于黎峒博香一担归,自差择得沉水,十不一二,顷时香价与白(疑为百)金等,故客不贩,而宦游者亦不能多买。”又,蔡绦云:“黎峒又以万安黎母山东峒者,冠绝天下,谓之海南沉,一片万钱。”(引自李时珍《本草纲目》)可见当时海南沉香不但品质优而且稀为贵。

如清代著名诗人屈大均所言:“故欲求名材香块者,必于海之南也。”

明末至清,《广东新语》、《粤中见闻》、《黎岐见闻》、《岭南杂记》等古籍笔记对海南香树生产及沉香采购情况有详细的记述。时人编撰的粤琼各地方志都辟有专栏,对海南沉香倍加褒扬,从中也可以了解当年势利者如何深入高山老林伐木采香的情形。

清代诗人屈大均游历海南时在《广东新语》中描述:“香之树丛生山中,老山者岁久而香,新山者不久。其树如冬青,大小不一。结香者百无一二。结香者或在枝干,或在根株,犹人有痈疽之疾,或生上部,或疠下体。疾之损人,形貌枯瘠;香之灾木,枝叶萎黄。或为风雨所摧折,膏液洒于它树,如时症传染,久亦结香。黎人每望黄叶,即知其树已结香,伐木开径而搜取。……诸香首称崖州,以出自藤桥内者为胜。”

屈大均不但对海南香的生长状况十分了解,而且对时人采香买香的情节也一清二楚:“凡采香者必于深山丛翳之中。群数十人以往。或一二日即得,或半月徒手而归。”“买香者先祭山神,次赂黎长。乃开山,又藤圈其地,与黎人约或一旬或一二月,以香仔抓香之日为始。香仔者,熟黎能辨香者也。指其树有香,或树之左右有香,则伐取之。香与平分以为值。”而“香产于山,即黎人亦不知之。外人求售者,初成交,偿以牛酒诸如其欲,然后代客开山。所得香多,黎人也无悔。如罄山无有,客亦不能索其值也。黎人生长香中,饮食是资。”

清人张长庆在《黎岐纪闻》记道:“能采香者谓之香仔,外客以银米安其家,雇入山中,犯雾露,触恶兽,辄经旬累月于其中,而偶一得之,不幸者虽历久无获也。”吴震方在《岭南杂记》提到:“(黎峒)其俗皆女子采香,……腰配利刀,什佰为群,遇窃香者,即擒杀矣。”

从屈大均等人的笔记可以证实:一,至明清时期,海南采香业的发展规模比起宋元时代有过之而不及。受“香价百金”、“一片万钱”的巨大商业利益的驱使,不但有数十乃至上百人的采伐组织,而且每次采香都驻扎山岭,劳作时间也“经旬累月”。尽管山高林深、瘴毒疬疾,也置之度外。二,在山区居住的黎人有不少“饮食是资”,仰靠采香业谋生,正如屈大均所言:“计畲田所收火粳灰豆,不足以饱妇子,有香,而朝夕所需多赖之。天之所以养黎人也。”三,采香业的兴旺直接导致毁林开路、砍树伐木,致使香树枝干伤残、断根绝种。

早在宋代,苏东坡谪琼期间目睹海南沉香因名声所累,求者贪婪无度,曾写诗讽刺这种“竭泽而渔”的愚举:“沉香作庭燎,甲煎纷相如。岂若注微火,萦烟袅清歌。贪人无饥饱,胡椒亦求多。朱刘两狂子,(公自注:朱初平刘谊欲以取水沉)陨坠如风花。本欲竭泽渔,奈此明年何?”(引自《儋县志》)

康熙七年(1668年)时任崖州知州的张擢士觉察到沉香采办之艰难,并针对赋贡征收起解之流弊,斗胆上书朝庭,请免供香。其文言辞恳切,又不乏真知灼见,更是不怕掉乌纱帽的谏诤,值得一读:

“琼郡半属生黎,山大林深,载产香料。伏思沉香乃天地灵秀之气,千百年而一结,……自康熙七年奉文采买,三州二县,各以取获迟速为考成殿最。猾役入其中,狡贾入其中,*民入其中,即诸黎亦莫不知寸香可获寸金,由此而沉香之种料尽矣。若候再生再结,非有千百年之久,难望珍物之复种。……近因采买艰难,催提纷纷,本年春夏初犹银香兑重,及至逼迫起解之时,甚有香重一倍而银重二倍者,……况琼属十三州县供香百斤,而崖独有十三斤之数。嗟!崖荒凉瘠苦,以其极边而近黎也。且香多则解费亦多。籍曰产香,岂又产银乎?倘由此年复一年,将虑上缺御供,下累残黎,区区末吏又不足惜矣。”(引乾隆·宋锦《崖州志》卷10)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广州沉香网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 注册